又一福建巨頭倒下!以鞋償債,三代“鞋王”陷入生死劫

作者:貓哥

來源:大貓財經(微信ID:caimao_shuangquan)

一份報表結束“富貴命”!飛不起來的又何止“富貴鳥”

上市六年,一半的時間在停牌,還未復牌,就被告知要退市了。

前不久,聯交所向富貴鳥(1819.HK)發出通知,富貴鳥的最后上市日期定在8月23日,而26日將“取消上市地位”,也就是退市。

被退市也在意料之內。

從2016年9月1日開始,富貴鳥被交易所停牌,已經近3年,遲遲沒有復牌,原因是沒有達到聯交所規定的復牌條件:刊發財報,并且解決審計師保留意見的問題。

交易所給的復牌最后期限,是2019年7月30日。


01

然而,富貴鳥還是沒能熬到停牌三周年。

財報難產,是從2016年的中報開始的,這之后的財報就一直發不出來。

2016年的中報為啥不行呢?因為公司聘請的會計師事務所畢馬威在審閱中報期間,發現富貴鳥的一家子公司可能曾將存款質押給銀行來為相關人員做貸款擔保。畢馬威覺得這是一個大事,得查啊,富貴鳥就委托了一個第三方公司進行調查。

有趣的是,畢馬威向富貴鳥要調查結果,但富貴鳥不給,并且通知畢馬威,中報你也別審了,在隨后的公告中,管理層表達了對畢馬威的不滿,并且要求罷免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

畢馬威的辭任一波三折,根據公告內容,貓哥都能腦補出一部小劇場:


畢馬威:老子不干了,老子要辭職。

富貴鳥:辭職可以,但是我們得復牌,你不干之前,先把這份中報繼續審完了。

畢馬威:我要的調查結果和材料給我。

富貴鳥:那不能給。

畢馬威:再見。

后來因為這事,富貴鳥和畢馬威都被福建證監局出具了警示函。

畢馬威也不冤枉,在更早的警示函中,證監局就披露了2014-2016年間多筆違規擔保且未披露的事情,但在2014年和2015年的財務報表中,畢馬威可是“無保留意見”,再這么明目張膽的整下去,要出事的啊。

2017年3月17日,畢馬威結束了與富貴鳥的合作,一周后由中匯安達會計師事務所補上。然而中匯安達也沒能干太久,就又被管理層“表達不滿”,要求罷免。

中匯安達可能遭遇的問題同畢馬威一樣,在中匯安達辭任后,富貴鳥就再沒有在聯交所公布正式聘任的會計師,只是在后續公告中語焉不詳地提到,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在對富貴鳥做國內審計工作。

審計還沒結束,富貴鳥就沒有了“富貴命”。


02

“爛透了”的不僅是難產的財務報表,還有債務。

一份“老中報”,熬走了一大波人,除了會計師,還有財務總監、獨立董事離任,在這期間,創始人林氏四兄弟中的林國強也去世了。

林國強去世后,林家人放棄了繼承權。因為林國強留下的可不是什么好財產,基本上全是債務。

2014年,富貴鳥達到了營收23.23億的“人生巔峰”后,營收就開始坐滑梯,至2017年,已經下降至4.08億,從盈利轉為了虧損,負債率不斷上升,2016年的資產負債率已經達到了56.78%。

他們不僅發了8億的“14富貴鳥”公司債,還與各大銀行簽訂了貸款合同,一般大股東都要承擔連帶責任,而富貴鳥承擔這個責任的就是林國強。根據泉州中院的數據,在富貴年與農行石獅市支行的貸款合同中,林國強簽字擔保的就有11件,總額達到1.9億。

銀行的錢越來越不好拿,玩玩流行的P2P怎么樣?富貴鳥主要的P2P項目是“共贏社”和“叮咚錢包”,結果也是一堆爛賬。

資產不多,負債不少,“要這遺產有何用”?為了避免巨額債務,林國強的子女到法庭聲明,放棄繼承權。

在2018年2月,作為14富貴鳥債券的受托管理人的國泰君安在定期發布報告,報告顯示,富貴鳥至少存在49.09億元的資產金額可能無法收回:其中貨幣資金 1.65 億元、應收賬款 2 億元、存貨 2 億元、其他應收款 42.29 億元。

這些債務怎么還?

今年上半年,市場上層流傳出一份富貴鳥的債權清償方案,也是讓人開了眼界了,說是“拿鞋抵債”,不如說是“賣天價鞋”:按照方案,100元的債權可以換1.11元現金和1.63元的購物券,三年內可以按券面金額到指定門店提貨。

也就是說,1萬元的債權,只能換得111元的現金和163元的購物券,僅夠買一雙富貴鳥的“潮流女鞋”。別說債權人了,就是貓哥聽了都覺得腦殼疼。


03

“三代鞋王”,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

作為昔日的“大眾鞋王”,百麗國際比富貴鳥的退市時間更早。2017年7月25日,上市已十年的百麗主動揮別聯交所,完成私有化。

2007年,百麗國際上市,市值670億港元,這對于一個鞋類代工廠起家的百麗來講,這是一個很是光鮮亮麗的成績,再加上自創品牌以及收購成熟品牌,百麗構建出一個巨大的鞋類品牌矩陣,截至退市前,百麗的品牌有14個。

2010-2012年間,百麗平均每天開四五家店,2013年百麗的市值一度超過1500億港元,比當時的百度和騰訊還要高,但是盛極而衰在百麗身上也上演。

2017年,百麗退市時的估值只剩下了531億港元,不僅比巔峰時刻跌去了三分之二,還低于上市之初的市值。十年發展,百麗市值回到了上市前。

不過對于百麗的兩位創始人來講,算是成功的,畢竟鄧耀和盛百椒在私有化時出手了25.74%的股權,套現百億。


04

而另一個被打回原形的是初代目“鞋王”達芙妮,其境況也不盡如人意。

8月7日當天是七夕,達芙妮國際(0210.HK)暴漲了52.5%,不過對于在2017年就已經淪為仙股的達芙妮來講,也不過是從0.2港元漲到0.305港元,當天馬云持股的云鋒買入335萬股。

不過達芙妮想靠“馬云”的這335萬股咸魚翻身,可能性也基本為0。

4月15日,達芙妮公布了2018年的年報業績,全年營業額41.27億港元,比2017年下跌20.8%,經營虧損7.87億港元,虧損幅度上升14.2%,實現了四年連虧。

與富貴鳥和百麗相比,達芙妮的起起伏伏更加跌宕一些。

達芙妮的創始人陳賢民作為第一批搶灘登陸的臺商,依靠設計、價格以及鋪天蓋地的廣告,在大陸打開了市場并在1995年上市。而達芙妮為了打擊競爭對手,街邊店和專柜兩開花,擴張迅速,步子很快,但很快也遭遇危機。

1999年,陳賢民的侄子陳英杰登場,這位跟任賢齊玩過樂隊的的“創二代”憑借基層工作經驗,與陳賢民一起為達芙妮扭轉局勢,第二年實現盈利。

2011年,陳英杰正式接棒,2012年,達芙妮的股價超過11港元,市值170億,門店7000多家,達到了巔峰。

這個時候,達芙妮開始感受到了逐漸升溫的房地產的威力,租金成本上升的壓力逐漸顯現。2015年,已經盈利超10年的達芙妮又虧損了。2017年,陳英杰將達芙妮轉給了自己的表兄弟。

三兄弟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關店,4年關了4000多家店,平均每2天就有5家店面被關閉。


05

“面對鞋類業務目前的困境,本人心情十分沉重。”

這是百麗在退市前的最后一份年報中,鄧耀在主席報告書中關于當時市場環境所做的總結。

當然,鞋子的困境,也是“鞋王”們的困境,雖然所經歷的時代略有差異,但是所面對的形勢與問題卻是類似的,也可以說是歲月及成長的代價。

鞋這東西,也算是一個周期性的行業,不同的人穿也有不同的訴求,要么做給年輕族群,推陳出新,要么就面向中老年群體,走性價比路線,然而我們的“鞋王”就有點趕不上趟。

向年輕人吧,不夠新,哪怕出個爆款也夠爆賣的,雖然貓哥不懂女鞋,但是問了一圈身邊的女性朋友,都對此表示“呵呵”。而價格嘛,價格厚道的,款式丑,款式好看的,價格又不夠親民,一圈下來,高高低低,性價比就沒了。

而在公司層面上,高速發展累積的問題還沒解決,就去玩多元化,也是一顆雷。富貴鳥借錢玩金融,而達芙妮在業績已經不太好的時候,居然還投資了選秀節目和娛樂雜志,血虧是肯定的。

而面對百貨業的衰落和電商的沖擊,他們也搞電商,但是都不怎么成功。達芙妮投資了一個叫做“耀點100”的電商,死于達芙妮巔峰的2012年;而百麗旗下的優購網,雖然還活著,但也泯然眾人矣。

如今,三代“鞋王”,富貴鳥即將退市,達芙妮苦苦求生,倒是百麗在退市后,在控股股東高瓴資本的帶領下,煥發了生機。

一方面是高瓴資本擅長互聯網世界的玩法,另一面,百麗旗下還有一項最容易被人忽略的業務——運動及服飾的代銷——一直占據國內運動鞋分銷市場的top1,可以稱得上是隱形大佬了。

現在,主導這項業務的滔博國際也向聯交所提交了招股書。

那么,“女鞋鞋王”雖然退市了,“球鞋鞋王”要來了?


作者:貓哥

來源:大貓財經(微信ID:caimao_shuangquan)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貓哥
來源: 大貓財經(微信ID:caimao_shuangquan)